龙票

龙票更新至5集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黄晓明 修庆 孙宁 秦岚 吴婷 蒋欣 舒耀瑄 朱琳 樊志起 张志坚 
  • 龚艺群 桑华 

    更新至5集

  • 剧情 古装 国产剧 国产 

    中国大陆 

    汉语普通话 

  • 2004 

龙票的剧情简介

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一名将军拿了瑞王的手令来户部提银子。户部没有银子,银子已经被瑞王、户部尚书黄玉昆及户部侍郎范其良存到票号去了。票号的名字叫义成信,总部在山西,是全国最大的票号。琉璃厂某古玩店,祁子俊(黄晓明饰)不信少年恭亲王(修庆饰)能以巨额银两购走玉碗,言语上多有奚落。玉麟格格(吴婷饰)以一张陈旧但透着威严、绘着双龙、正中盖着玉玺面值百万白银的黄色票据典押银两。三天后,僧王不见饷银,在皇上面前参劾户部,范其良获罪入狱,并在狱中神秘死去。案件牵涉祁家,黄玉昆亲赴祁县率兵包围了祁府。祁伯群以自己的死承担下所有责任,保护家人的安全、以及义成信票号多年来建立起来的信誉。义成信票号被查封,祁家陷入生活极为艰难的状态,祁家大嫂关素梅不愿舍弃婆家人而去,遭娘家兄弟关家骥唾骂。为报答素梅对祁家的大德,祁老夫人决定让子俊代兄填房,娶嫂子关素梅(孙宁饰)为妻。人穷思古债,祁子俊想起了那张龙票。经查龙票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在关外同明军做战时,因向内地汉人暗中购置军需,在又无法通兑的情况下以大清至尊的身份发放的一种信誉凭证。在当年,它可以日后兑现,也能起到通关作用。事隔近二百年,龙票已成“文物”,世上极为罕见。道光三十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祁子俊利用恢复义成信北京分号的机会,改名“复成信”,对外界宣称承担昔日义成信的所有债权债务。瑞王爷、黄玉昆心领神会,祁子俊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为旗营“协饷”的肥差。祁子俊的才情深深吸引着范其良的女儿润玉,两人由此陷入在若即若离、相互猜度的相思中。回乡途中,祁子俊路遇落第秀才苏文瑞,邀苏文瑞帮他谋划,苏文瑞也决意告别科举仕途。祁子俊在商界威望大涨,由官方出面,将原由关近儒所担任的商会会长一职转让到了祁子俊头上。太平军军需大员萧长天购卖洋枪,在谈判中因语言不通,被贪心的中间环节的洋买办所坑。幸得海外留洋的女学生席慕筠帮助。祁子俊被装束新颖、气度不同的席慕筠深深吸引。关近儒南方的茶叶生意被阻,祁子俊决定即刻去北京,申请代转朝廷南方税银的业务。黄玉昆同瑞王爷私分了祁子俊还来的巨额银两,经商议后,以户部的名义上毓,提出由民间票号代转朝廷在南方因交通受阻而无法押解进京的税银的方案。萧长天发现复成信分号常为清军办饷存银,遂产生了利用票号为我所用的想法,将太平军在上海秘密购买军火的银款流通利用大清的票号来完成,席慕筠以富家小姐身份进入票号办理了存取业务太平军围攻南京在即,上海分号的关家骥不听分号掌柜袁天宝的撤退方案,致使南京分号大批现银及伙计们尽数陷在太平军手中。祁子俊带着师爷苏文瑞冒险潜入南京挽回。席慕筠以最大的耐心向祁子俊描述天朝的理想,并许诺为祁子俊的合作保守机密,同时,还可将没收南京分号的现银返还。祁子俊终于被席慕筠打动,南京分号变成了太平军银行的分支,在祁子俊的建议下,太平军政府恢复了没收、封查的南京所有商号的正常经营,一时间,太平军占领下的南成市井又复现了繁荣的生机。祁子俊免去关家骥上海分号掌柜职务,改由苏文瑞继任,利用为湘军购洋枪的名义及手续购置洋枪,却暗中以分流掉包的办法为太平军也购得了大批枪枝。祁府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世祺非要母亲赶哥哥世桢出家门,口口声声自己是这个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世桢见娘伤心,跪在地上哭着对娘表示,永远再不回这个家门。祁子俊回到家,惊见关素梅悬在梁上,床上的世祺也已死去多时。因朝廷推行“盐引”政策,私盐泛滥得到有效控制,祁子俊购得盐后,偷运到南方,再以以货易货的方式,从太平军所控制的江南获得大量丝绸运往北京销售。太平军据守的南京终于被湘军攻破,关近儒的大掌柜霍运昌见湘军攻破南京,便向湘军提出交割所供药品及其它军需的钱款。谁料军需官以朝廷解散湘军为借口,拒不认账。霍运昌绝望中投了秦淮河。祁子俊拒绝了席慕筠动员他去海外发展事业的请求,两人依依惜别,从此天各一方。已身为议政王的奕欣历数祁子俊多年来所做的生意,暗示“通逆”之罪。苏文瑞揣摸出恭亲王急于发展洋务运动,又缺乏经济力量,以龙票为启迪发行“兴国债券”的动机,鼓动祁子俊带头认购,以财消灾。祁子俊报出认购“兴国债券”一千万两的数额,恭亲王将计就计,对祁子俊之举大加褒奖,赏二品顶戴花翎。一时间,商人们纷纷效仿,捐出大量银两争购“兴国债券”,着实让恭亲王的洋务运动大大松了一口气。苏文瑞力主祁子俊全身而退不果,心灰意冷而去。祁子俊对一直衷情于自己的玉麟格格发动了爱情攻势,以图寻求皇家的庇护。润玉发现祁子俊逐渐回避和冷淡她的心思后,多年的苦恋化成无限的悲愤,利用关系寻找着接触恭亲王的机会,要看内心其实十分痛苦的祁子俊强装欢娱对恭亲王和她的迎奉。祁子俊真正感受到了他一生中心灵最为痛苦的时刻,但他决定把这条路走到底。玉麟决定利用慈禧太后来挡住哥哥的阻挠,让慈禧太后给自己和祁子俊赐婚。赐婚彻底激怒了恭亲王。祁子俊以重金串联朝中及商界的要员,上疏朝廷,拥戴恭亲王为大清摄政王。慈禧夤夜召见了恭亲王,当着恭亲王的面将他赠给她的一枚祖传的玉板指随手赏给了身侧的小太监。恭亲王心里已有了主张,待在慈禧身后的玉麟格格却不明白这中间的奥秘。恭亲王准备好了参劾祁子俊的奏折,夤夜觐见太后,太后表示,既然不喜欢那就把他拿掉好了,何必准备这么长的奏折。祁子俊被安上了“通逆”的罪名被逮捕,临刑前,恭亲王到牢房探视了他,像个多年的老朋友那样,一席谈话,点透了两人间贯穿全剧的所有伏笔,赐下白绫而去。同一天晚上,润玉的戏园燃起了熊熊大火,润玉从此失踪。祁子俊作为一个轰轰烈烈的富商,悄悄地死去了,没有人收殓,没有人发丧,只有玉麟格格将那张龙票悄然焚化在他的坟前。



有人知道关于龙票的东西吗?

资料:四十集电视剧《龙票》故事梗概 http://ent.sina.com.cn 2003年12月24日14:34 新浪娱乐 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一名将军拿了瑞王的手令来户部提银子。户部没有银子。银子已经被瑞王、户部尚书黄玉昆及户部侍郎范其良存到票号去了。票号的名字叫义成信,总部在山西,是全国最大的票号。 琉璃厂某古玩店,祁子俊不信少年恭亲王能以巨额银两购走玉碗,言语上多有奚落。玉麟格格以一张陈旧但透着威严、绘着双龙、正中盖着玉玺面值百万白银的黄色票据典押被过滤的广告 银两。 三天后,僧王不见饷银,在皇上面前参劾户部,范其良获罪入狱,并在狱中神秘死去。案件牵涉祁家,黄玉昆亲赴祁县率兵包围了祁府。祁伯群以自已的死承担下所有责任,保护家人的安全、以及义成信票号多年来建立起来的信誉。义成信票号被查封,祁家陷入生活极为艰难的状态,祁家大嫂关素梅不愿舍弃婆家人而去,遭娘家兄弟关家骥唾骂。 为报答素梅对祁家的大德,祁老夫人决定让子俊代兄填房,娶嫂子关素梅为妻。人穷思古债,祁子俊想起了那张龙票。经查龙票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在关外同明军做战时,因向内地汉人暗中购置军需,在又无法通兑的情况下以大清至尊的身份发放的一种信誉凭证。在当年,它可以日后兑现,也能起到通关作用。事隔近二百年,龙票已成“文物”,世上极为罕见。 道光三十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祁子俊利用恢复义成信北京分号的机会,改名“复成信”,对外界宣称承担昔日义成信的所有债权债务。瑞王爷、黄玉昆心领神会,祁子俊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为旗营“协饷”的肥差。祁子俊的才情深深吸引着范其良的女儿润玉,两人由此陷入在若即若离、相互猜度的相思中。 回乡途中,祁子俊路遇落第秀才苏文瑞,邀苏文瑞帮他谋划,苏文瑞也决意告别科举仕途。 祁子俊在商界威望大涨,由官方出面,将原由关近儒所担任的商会会长一职转让到了祁子俊头上。 太平军军需大员萧长天购卖洋枪,在谈判中因语言不通,被贪心的中间环节的洋买办所坑。幸得海外留洋的女学生席慕筠帮助。祁子俊被装束新颖、气度不同的席慕筠深深吸引。关近儒南方的茶叶生意被阻,祁子俊决定即刻去北京,申请代转朝庭南方税银的业务。 黄玉昆同瑞王爷私分了祁子俊还来的巨额银两,经商议后,以户部的名义上毓,提出由民间票号代转朝庭在南方因交通受阻而无法押解进京的税银的方案。 萧长天发现复成信分号常为清军办饷存银,遂产生了利用票号为我所用的想法,将太平军在上海秘密购买军火的银款流通利用大清的票号来完成,席慕筠以富家小姐身份进入票号办理了存取业务。 太平军围攻南京在即,上海分号的关家骥不听分号掌柜袁天宝的撤退方案,至使南京分号大批现银及伙计们尽数陷在太平军手中。祁子俊带着师爷苏文瑞冒险潜入南京挽回。 席慕筠以最大的耐心向祁子俊描述天朝的理想,并许诺为祁子俊的合作保守机密,同时,还可将没收南京分号的现银返还。祁子俊终于被席慕筠打动,南京分号变成了太平军银行的分支,在祁子俊的建议下,太平军政府恢复了没收、封查的南京所有商号的正常经营,一时间,太平军占领下的南成市井又复现了繁荣的生机。 祁子俊免去关家骥上海分号掌柜职务,改由苏文瑞继任,利用为湘军购洋枪的名义及手续购置洋枪,却暗中以分流掉包的办法为太平军也购得了大批枪枝。 祁府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世祺非要母亲赶哥哥世桢出家门,口口声声自已是这个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世桢见娘伤心,跪在地上哭着对娘表示,永远再不回这个家门。祁子俊回到家,惊见关素梅悬在梁上,床上的世祺也已死去多时。 因朝庭推行“盐引”政策,私盐泛滥得到有效控制,祁子俊购得盐后,偷运到南方,再以以货易货的方式,从太平军所控制的江南获得大量丝绸运往北京销售。 太平军据守的南京终于被湘军攻破,关近儒的大掌柜霍运昌见湘军攻破南京,便向湘军提出交割所供药品及其它军需的钱款。谁料军需官以朝庭解散湘军为借口,拒不认账。 霍运昌绝望中投了秦淮河。 祁子俊拒绝了席慕筠动员他去海外发展事业的请求,两人依依惜别,从此天各一方。 已身为议政王的奕欣历数祁子俊近年来所做的生意,暗示“通逆”之罪。苏文瑞揣摸出恭亲王急于发展洋务运动,又缺乏经济力量,以龙票为启迪发行“兴国债券”的动机,鼓动祁子俊带头认购,以财消灾。祁子俊报出认购“兴国债券”一千万两的数额,恭亲王将计就计,对祁子俊之举大加褒奖,赏二品顶戴花翎。一时间,商人们纷纷效仿,捐出大量银两争购“兴国债券”,着实让恭亲王的洋务运动大大松了一口气。 苏文瑞力主祁子俊全身而退不果,心灰意冷而去。 祁子俊对一直衷情于自己的玉麟格格发动了爱情攻势,以图寻求皇家的庇护。润玉发现祁子俊逐渐回避和冷淡她的心思后,多年的苦恋化成无限的悲愤,利用关系寻找着接触恭亲王的机会,要看内心其实十分痛苦的祁子俊强装欢娱对恭亲王和她的迎奉。祁子俊真正感受到了他一生中心灵最为痛苦的时刻,但他决定把这条路走到底。 玉麟决定利用慈禧太后来挡住哥哥的阻挠,让慈禧太后给自己和祁子俊赐婚。赐婚彻底激怒了恭亲王。祁子俊以重金串联朝中及商界的要员,上疏朝庭,拥戴恭亲王为大清摄政王。慈禧夤夜召见了恭亲王,当着恭亲王的面将他赠给她的一枚祖传的玉板指随手赏给了身侧的小太监。恭亲王心里已有了主张,待在慈禧身后的玉麟格格却不明白这中间的奥秘。 恭亲王准备好了参劾祁子俊的奏折,夤夜觐见太后,太后笑道:你既然不喜欢他那就把他拿掉好了,何必准备这么长的奏折? 祁子俊被安上了“通逆”的罪名被逮捕,临刑前,恭亲王到牢房会晤了他,像个多年的老朋友那样,一席谈话,点透了两人间贯穿全剧的所有伏笔,赐下白绫而去。 同一天晚上,润玉的戏园燃起了熊熊大火,润玉从此失踪。 祁子俊作为一个轰轰烈烈的富商,悄悄地死去了,没有人收殓,没有人发丧,只有玉麟格格将那张龙票悄然焚化在了他的坟前…… 已经成人的祁世桢在外祖父关近儒的目送下,第一次率领着满载货物的驮队,踏上了茫茫古道……